400-8008-519
風土人情 您的位置 首頁 > 慢遊吳江 > 風土人情

風土人情

吳根越角

  吳江市位于太湖之濱和江蘇省最南端,地處北緯30°46′~31°14′、東經120°21′~120°54′。南連浙江省嘉興市秀洲區、桐鄉市和湖州市南浔區,北接蘇州吳中區和昆山市,東臨上海市青浦區,正當江蘇、浙江和上海三省、市交界處,地理位置十分優越。境内水道縱橫、湖蕩密布。本市物産豐富、經濟發達,素有古運河畔“吳根越角”、魚米之鄉”、“絲綢之府”的美稱。


民俗活動

三月廿八朱天會


  這是民間自發組織紀念明朝末代皇帝朱由檢的活動,也是明朝滅亡後一些遺老遺少發起的一種具有宗教形式的反清組織。在同裡大部分以老婆婆為主,民間稱“三月廿八軋老太婆”,活動内容主要是“坐蒲凳,吃素齋”,據說吃了大素菜可以身體健康,百無禁忌。


正月十五鬧元宵


  同裡家家戶戶都要氽汕墩,吃元宵,到了晚上鬧市區内張燈結彩,鼓樂齊鳴,許多商店門口都挂滿了各種彩燈,真是五彩缤紛,琳琅滿目,同時市中心地點還有清音班演奏江南絲竹和“十番鑼鼓”,夜深了,優美的音樂還在古鎮的上空久久飄蕩。


  從元宵節開始到農曆三月初,同裡地區春台戲接二連三,應接不暇,東西南北中,遍地開花。春台戲又稱大戲,即今之京劇。家發們為了白天看戲,常常夜半時分披星戴月去罱河泥,亮後,男女老少搖着快船,一路歡笑趕往戲場。


年初一到初五


  新年伊始,初一到初五,同裡四鄉八鄰的善男信女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趕到古鎮西南的“南觀”支點羅漢,以祈求四季平安。到了晚上近郊幾個自然村便聯合起來出夜會,龍燈随着鑼鼓翩翩起舞,其景色很是壯美别緻。另有一些村子則串馬燈、串花籃、舞獅子,同樣熱鬧非凡,其中以蔣家浜的獨獅子最為有名。


七月三十燒地香,放水燈


  農曆七月三十是地藏菩薩的生日,是日黃昏時分,每家每戶都要在自家的門口或庭院内點燭燒香,香及棒香,可以一支一支地分插在地上,俗稱“狗道場”。結束後開始放水燈,放水燈在吳江地區僅同裡一地所有。水燈者,系用牛皮紙制成圓形有底的燈盞,中間放一隻用泥制成後曬幹的鴨腳,呈三角爪形,中有小孔,可安放燈草,然後往燈盞裡加菜油。放燈的時候,前面一隻船上由僧人演奏佛教音樂,後面一隻船則專門把油紙燈内的燈草點着,然後慢慢放到水面上,就這樣,一邊奏樂一邊放水燈,不消一個時辰,整修同裡鎮内的河面上都一閃閃亮起了水燈,猶如滿天星鬥落放河中,景色十分壯麗。


六月廿三閘水龍


  這是古鎮同裡的一大特色。到了農曆六月廿三這一天,四周鄉村的人都要趕來看閘水龍,這實際上是一年一度的消防比賽。比賽地點從大廟開始,向西一直排到渡船橋堍,越向西河面越開闊,幫最西的一條消防龍是米業工會的一部用汽車引擎發動的消防車,功力大,射程遠,其中則都是人力的,射程一般都不遠,但拿龍頭的人有時故意将龍頭朝天發射,把飄飄灑灑的水珠潑向沒帶雨傘的人群,弄得看客渾身濕漉漉的,但大家仍嘻嘻哈哈的很是開心。


五月端五競龍舟


  同裡水面遼闊,此項活動最為熱鬧,而所謂的龍舟隻是在農家木船的兩舷用彩綢紮一些簡單的彩,同時插上一些各色小旗和彩紙做的花朵,船頭左右條挂一個大彩球。出船時搖兩支橹,國外再加外出跳,即在橹中部下方,加一塊長跳闆,跳闆要求長出左右船舷各一米,并加以固定,然後人就站在伸出的跳闆上,同心協力搖橹。據說這時的船速是很快的,因此同裡人又稱它為";快船";。比賽時除 鼓隊在船的頭艙裡助威外,老人孩子婦女都得上岸觀看,留在船上的全是青壯年,經過這樣的輕裝筒從,無意中又加快了船速。


四月十四神仙會


  這是一種地域較廣的活動。但同裡有同裡的特色。神仙會裡有踩高跷、蕩河船、蚌殼精等,隊伍很少,最後還有一批善男信女穿 着罪裙以示贖罪。


八月初七初八銅銅鼓


  這實際上是女兒節,農村裡當年新結婚的婦女,在這兩天裡可以回娘家和父母弟妹團聚,因為過了這兩天農村就要開始秋收大忙了,也就不能再走親訪友了。在這兩天同裡鎮上也會熱鬧一番,附近集鎮的小商販都會集結到“北觀”和新真街,搞上些拉洋片、賣拳頭、套泥人、浪馬戲什麼的,人山人海。


九月初九吃重陽糕


  從九月初九家家戶戶吃過重陽糕後,同時一般就沒有什麼大活動了。鄉村裡還是三秋大忙,集鎮商業也轉入淡季,要待新米上市的時候,鎮上才會再度熱鬧起來,但時間不長,接着就要準備過年了。


十二月廿上小年夜


  這個節日同裡人也比較重視,要先撣檐塵,後做團子,撣檐塵也是一年一度的大掃除,一般都用稻草紮一個掃把,先用它撣雲梁上,望磚上,椽子上,柱子上的灰塵,然後集資揩台子,抹桌子,最後清掃地面。屋裡屋外打掃幹淨了,就開始做團子。團子餡有鮮肉,豬油豆沙,蘿蔔絲等多種,在農村還有一種團子俗稱“稻稞團”,個頭特别大,并用它上供竈君皇帝,祈求明年水稻豐收。傳說稻稞團有多大,明年水稻發棵也就有多大,因此這種團子後來越做越大,大到一個團子可供幾個人當早餐吃。


十二月廿八做年糕


  年糕品種較多,有白糖桂花年糕。玫瑰豬油年糕,赤糖年糕等。一般都要吃到來年正月十五,同時還要幾塊等到二月初二吃撐腰糕。


十二月三十年夜飯


  這是一年中最隆重的節日 了,辛苦了一年的古鎮人。此時把所有的煩惱都抛在了腦後。準備年底飯,紅燒豬蹄豬腿,紅燒大魚大肉,還有八寶鴨,白斬雞,滿滿一桌的飯菜是必不可少的。然後是準備壓歲錢,然後是喝酒守歲等待午夜的鐘聲響起。當鐘聲響過新的一年又開始時,大家争先恐後貼春聯,放炮,鞭炮的聲浪把古鎮籠罩在一片祥和溫馨的氣氛中。


  于是,一個輪回結束了。一個新的輪回又開始了。

曆史名人

  古往今來,吳江大地人文荟萃,英才輩出。自春秋起至明清的二千多年間,湧現了一大批著名的曆史人物。據資料反映,屬吳江籍或長期生活在吳江的曆史人物有140多名,其中較為著名的有春秋時期的範蠡,西漢詞賦家嚴忌、嚴助父子,西晉文學家張翰,南朝梁陳間文學訓诂學家、畫家顧野王,唐代文學家陸龜蒙,宋代進士謝景初、謝濤,明代詩文家史鑒、沈颢、園林建築師計成,清代天文學家王錫闡、文學家吳兆骞、詞曲家徐曦、醫學家徐大椿等。到了近代,又誕育了辛亥革命風雲人物陳去病,民主主義戰士、愛國詩人柳亞子,革命烈士張應春,國學大師金松岑,文學家範煙橋等一大批傑出人物。


詩詞品鑒

《賀新郎 題吳江》
南宋•劉仙倫
重喚松江渡。
歎垂虹亭下,銷磨幾番今古。
依舊四橋風景在,為問坡仙甚處。
但遺愛、沙邊鷗鹭。
天水相連蒼茫外,更碧雲、去盡山無數。
潮正落,日還暮。
十年到此長凝伫。
恨無人、與共秋風,脍絲莼縷。
小轉朱弦彈九奏,拟緻湘妃伴侶。
俄皓月、飛來煙渚。
恍若乘槎河漢上,怕客星、犯鬥蛟龍怒。
歌欸乃,過江去。


《思吳江歌》
西晉•張翰
秋風起兮木葉飛,吳江水兮鲈正肥。
三千裡兮家未歸,恨難得兮仰天悲。
張翰,字季鷹,吳江莘塔人。張翰在洛陽做官,因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苑菜莼羹、鲈魚脍,曰:人生貴适志爾,何能羁宦數千裡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


《和襲美寒夜見訪》
唐•張贲
雲孤鶴獨且相親,仿效從它折角巾。
不用吳江歎留滞,風姿俱是玉清人。


《旅泊吳門》
唐•張贲
一舸吳江晚,堪憂病廣文。
鲈魚誰與伴,鷗鳥自成群。
反照縱橫水,斜空斷續雲。
異鄉無限思,盡付酒醺醺。


《變體詩》
唐•章碣
東南路盡吳江畔,正是窮愁暮雨天。
鷗鹭不嫌斜兩岸,波濤欺得逆風船。
偶逢島寺停帆看,深羨漁翁下釣眠。
今古若論英達算,鸱夷高興固無邊。


《鹦鹉洲》
唐•李白
鹦鹉來過吳江水,江上洲傳鹦鹉名。
鹦鹉西飛隴山去,芳洲之樹何青青!
煙開蘭葉香風暖,岸夾桃花錦浪生。
遷客此時徒極目,長洲孤月向誰明?


《維揚送友還蘇州》
唐•崔颢
長安南下幾程途,得到邗溝吊綠蕪。
渚畔鲈魚舟上釣,羨君歸老向東吳。


《偶吟》
唐•白居易
人生變改故無窮,昔是朝官今野翁。
久寄形于朱紫内,漸抽身入蕙荷中。
無情水任方圓器,不系舟随去住風。
猶有鲈魚莼菜興,來春或拟往江東。


《泛太湖書事寄微之》
唐• 白居易
煙渚雲帆處處通,飄然舟似入虛空。
玉杯淺酌巡初匝,金管徐吹曲未終。
黃夾缬林寒有葉,碧琉璃水淨無風。
避旗飛鹭翩翻白,驚鼓跳魚拔剌紅。
澗雪壓多松偃蹇,岩泉滴久石玲珑。
書為故事留湖上,吟作新詩寄浙東。
軍府威容從道盛,江山氣色定知同。
報君一事君應羨,五宿澄波皓月中。


《漁夫詞》
唐•張志和
松江蟹舍主人歡,菰飯莼羹亦共餐。
楓葉落,荻花乾,醉宿漁舟不覺寒。


《鵁䴖詩》
唐•陸龜蒙
詞賦曾誇鸀鳿流,果為名誤别滄洲。
雖蒙靜置疏籠晚, 不似閑栖折葦秋。
自昔稻粱高鳥畏,至今珪組野人仇。
防徽避繳無窮事,好與裁書謝白鷗。


《太湖秋夕》
唐• 王昌齡
水宿煙雨寒,洞庭霜落微。
月明移舟去,夜靜魂夢歸。
暗覺海風度,蕭蕭聞雁飛。


《西塞山泊漁家》
 唐•皮日休
白綸巾下發如絲,靜倚楓根坐釣矶。
中婦桑村挑葉去,小兒沙市買蓑歸。
雨來莼菜流船滑,春後鲈魚墜釣肥。
西塞山前終日客,隔波相羨盡依依。


《酬友封話舊叙懷十二韻》
唐•元稹
風波千裡别,書信二年稀。
乍見悲兼喜,猶驚是與非。
身名判作夢,杯盞莫相違。
草館同床宿,沙頭待月歸。
春深鄉路遠,老去宦情微。
魏阙何由到,荊州且共依。
人欺翻省事,官冷易藏威。
但拟馴鷗鳥,無因用弩機。
開張圖卷軸,颠倒醉衫衣。
莼菜銀絲嫩,鲈魚雪片肥。
憐君詩似湧,贈我筆如飛。
會遣諸伶唱,篇篇入禁闱。


歐陽修為張翰寫過很有感情的詩:
清詞不遜江東名,怆楚歸隐言難明。
思鄉忽從秋風起,白蚬莼菜脍鲈羹。


米芾贊美鲈魚的書畫至今猶存:
《垂虹亭》
斷雲一葉洞庭帆,玉破鲈魚金破柑。好作新詩寄桑苎,垂虹秋色滿東南。“


《秋晚雜興》
南宋•陸遊
冷落秋風把酒杯,
半酣直欲挽春回。
今年菰菜嘗新晚,
正與鲈魚一并來。


《小酌》
南宋•陸遊
簾外桐疏見露蟬,
一壺聊醉嫩寒天。
團臍磊落吳江蟹,
縮項輪囷漢水鳊。


《過八坼遇雨》
南宋•陸遊
勝地營居觸事奇,酒甘泉滑鲈魚肥。
松江好處君須記,風靜長江雪落時。


《泛舟松江》
宋•葛長庚
白酒黃柑洌以妍,鲈魚買得一雙鮮。
舟行無浪無風夜,人在非晴非雨天。
醉熟不知天遠近,夢回但見月婵娟。
垂虹亭下星如織,雲滿長洲草滿川。


《送裴如晦宰吳江》
宋•梅堯臣
吳江田有粳,粳香舂作雪。
吳江下有鲈,鲈肥脍堪切。
炊粳調橙齑,飽食不為餮。
月從洞庭來,光映寒湖凸。
長橋坐虹背,衣濕霜未結。
四顧無纖雲,魚躍明鏡裂。
誰能與子同,去若秋鷹掣?


《松江》
宋•張先
春後銀魚霜下鲈,
遠人曾到合思吳。
欲圖江色不上筆,
靜覓鳥聲深在蘆。
落日未昏聞市散,
青天都淨見山孤。
橋南水漲虹垂影,
清夜澄光合太湖。


《戲書吳江三賢畫像三首》
蘇轼
誰将射禦教吳兒,長笑申公為夏姬。
卻遣姑蘇有麋鹿,更憐夫子得西施。
(範蠡)


浮世功勞食與眠,季鷹真得水中仙。
不須更說知機早,直為鲈魚也自賢。
(張翰)


千首文章二頃田,囊中未有一錢看。
卻因養得能言鴨,驚破王孫金彈丸。
(陸龜蒙)


《清平樂•憶吳江賞木樨》
宋•辛棄疾
少年痛飲,憶向吳江醒。
明月團團高樹影,十裡水沉煙冷。
大都一點宮黃,人間直恁芬芳。
怕是秋天風露,染教世界都香


《水龍吟》
南宋•辛棄疾
楚天千裡清秋,水随天去秋無際。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樓頭,斷鴻聲裡,江南遊子。把吳鈎看了,闌幹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休說鲈魚堪脍,盡西風,季鷹歸未?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揾英雄淚!


《江上漁者》
宋•範仲淹
江上往來人, 但愛鲈魚美。
君看一葉舟, 出入風波裡。


《吳江》
宋•陳堯佐
平波渺渺煙蒼蒼,菰蒲才熟楊柳黃。
扁舟系岸不忍去,秋風斜日鲈魚鄉。


《鲈鄉亭》
宋•林肇
脍鲈珍味是吳鄉,丞相曾過賦短章。
新作水齋堪寓目,舊停桂棹有餘光。
滿前野景煙波闊,自後秋風意氣長。
莫待東曹歸憶此,分悭居在碧州旁。


《好事近•漁父詞》  
宋•朱敦儒
失卻故山雲,索手指空為客。
莼菜鲈魚留我,住鴛鴦湖側。
偶然添酒舊壺盧,小醉度朝夕。
吹笛波樓下,有何人相識。


《念奴嬌•垂虹亭》
宋•朱敦儒
放船縱棹,趁吳江風露,平分秋色。
帆卷垂虹波面冷,初落蕭蕭楓葉。
萬頃琉璃,一輪金鑒,與我成三客。
碧空寥廓,瑞星銀漢争白。
深夜悄悄魚龍,靈旗收暮霭,天光相接。
瑩澈乾坤,全放出、疊玉層冰宮阙。
洗盡凡心,相忘塵世,夢想都銷歇。
胸中雲海,浩然猶浸明月。


《五律》
宋•張楷
吳江楓葉冷,獨客謾悉多。月落汀煙曉,天晴海氣秋。
萍蹤随雁鹜,鄉夢越汀洲。回首青雲路,低頭愧白鷗。


《點绛唇》
宋•曹組
霜落吳江,萬畦香稻來場圃。夜村舂黍。草屋寒燈雨。
玉粒長腰,沈水溫溫注。相留住。共抄雲子。更聽歌聲度


《松江》
宋•葉茵
占得中吳第一清,莼鲈裡社可鷗盟。
七層燈火重湖影,千尺闌幹兩市聲。


《鹧鸪天》
宋•辛棄疾
梅似雪,柳如絲。試聽别語慰相思。短篷炊飯鲈魚熟,除卻松江枉費詩。


《漢宮春》
宋•辛棄疾
千古季鷹猶在,向松江道我,問訊何如。白頭愛山下去,翁定嗔予。人生謾爾,豈食魚、必鲙之鲈。還自笑,君詩頓覺,胸中萬卷藏書。


《秋水系舟圖》
元•張庸
小姑山到彭郎矶,老樹含風黃葉飛。
何人泊舟秋色裡,釣得鲈魚三尺肥。


《垂虹亭秋日遺興》
元•宋無
滿袖玉皇香案煙,彩霓背上俯晴川。
紅黃霜樹珊瑚海,黑白雲花玳瑁天。
玄圃空離樓十二,丹墀罷對字三年。
吟豪醉蘸吳江水,寫與騎鲸李谪仙。


《龐山湖 》
元•醒燮貼木爾
蕩舟武陵溪,朝出伍子浦。還過西陸家,側童啟岩戶。棠樹大十圍,桃花燦欲語。
遺我古鐵枝,色比修月斧。為作古江調,江鳥淩亂舞。攜之谒龍君,湖水吹暮雨。
晚欽花石岡,亭台已無主。瀛橋步月歸,竹枝和銅鼓。道人早歸來,脫冠挂玄武。


《長橋二首  》
元•華翥    
神鞭赭血驅雲根,千載截斷波濤奔。老龍渴飲滄海水,白虹界破青天痕。
東西日月自吞吐,古今風氣殊澆渾。紅塵往來人滾滾,一尊誰酹三高魂。
何人拔起蒼山根,挾來壓住江流奔。三四百尺斷虹影,七十二彎新月痕。
玉闌雨過翠苔滑,石洞舟行清水渾。幾欲臨風又題柱,恐驚司馬未招魂。


《松陵晚泊》
明•唐寅
自古三江多禹迹,長濤五夜起秋風。
鲈魚味老春醪賤,放箸金盤不覺空。


《遊吳江橋》
明•王世貞
吳江長橋天下稀,七十二星煙霏霏。
橋上酒胡青簾肆,橋邊浣女白苎衣。
桃花水漲月初偃,蓮葉雨晴虹欲飛。
北客風塵初極目,倚闌秋色澹忘歸。


《三白蕩》
明•沈啓
喚客春愁三蕩草,可人秋味十斤鲈。
方舟不競懷先德,推讓遺風獨在吳。


《垂虹晚興》
明•沈清友
晚天移棹泊垂虹,閑倚篷窗問釣翁。
底事鲈魚低價賣?年來朝市怕秋風。


《吳江晚眺》
明•吳寬
霜林搖落洞庭微,
澤國茫茫對夕輝。
湖上客來金橘熟,
橋頭人賣玉鲈肥。


《太湖》
明•文徵明
沙渚依依雲不動,風煙漠漠鳥飛回。
暎空暝色翻波去,絕島秋聲繞樹來。
今古奔騰疑地畫,東南偉麗自天開。
眼中浩蕩扁舟去,欲喚鷗夷酹一杯。


《過吳江永定寺》
明•高啟
亂後僧何去,門間葉落時。
晝昏秋蠹老,齋斷午禽饑。
罷說傳心法,猶看賜額碑。
不知興壞理,來此豈無悲。


《江城秋燈》  
清•顧偉
吳中燈市元宵盛,萬戶千門共輝映。土風又見賽秋燈,龍舟采相誇競。昔日天家正太平,秋宵燈火徹江城。争連冶袂探花飲,共踏長橋玩月行。家家賭勝經營遍,插竹懸球光彩現。制成采勝出文鴛,剪就銀花回舞燕。還将百寶結流蘇,繡戶珠簾拟畫圖。燦燦遊人齊祛服,盈盈豔女特當垆。豪門得賞鳌山景,深夜甯愁涼露冷。釣雪灘邊火樹新,垂虹亭下星橋整。别有殊方獻鬼功,機關走馬實玲珑。雕锼雲母矜滇巧,錯落珍珠羨閩工。最是龍舟喧夜棹,滿湖絲管争歡笑。楓岸遙聞蘭氣香,蘆洲震聽鼍聲鬧。誰知鞞鼓揭天來,人去城空事可哀。女牆吊月啼寒蟪,露井臨風墜綠槐。凄涼亦止十年餘,江上繁華轉勝初。何人不慶升平樂,每事還嫌舊日疏。土谷靈祠高樹幟,建作勾欄呈百戲。歌時畫棟遏雲流,舞罷朱欄叢绮綴。清秋明月勝元宵,寶鏡懸空駕彩橋。仙樂霓裳雲外聽,天香丹桂月中飄。秋燈更比春燈好,是處樓台似瑤島。步月争看響さ來,踏燈又聽清歌繞。借問觀燈孰可誇,千行寶炬擁香車。競梳高髻稱浮渲,并曳新裾号月霞。先時甲第多更主,宴樂燈筵靡舊侶。遊俠歡邀馔玉珍,屠沽意滿尊金縷。窄袖輕衫樣最時,邊關曲調有情癡。止知勝賞年年是,豈料滄桑事事非。蕭條獨有楊雄宅,不藉餘光來照壁。閑吟聊備采風篇,獨看江秋蘆月白。


《成二律以志奇幸》  
葉楚伧
迷陽芳草舊靈芬,一代文章才女墳。魂斷寒碑香冷落,夢回春水碧缤紛。
松楸樹底啼鵑血,菡萏風前簇蝶裙。天使白頭亭長健,隔堤為我溯遺聞。
汾堤吊夢成前事,今日搴帆又過湖。金鑒百年詩谶語,玉钗兩度合離符。
曉風細細探孤冢,绮思深深擁翠蒲。卻恨棠梨魂返日,紙灰飛蝶在征途。


《獨步垂虹亭望積雪并追懷顧雪灘諸先哲》
陳去病
一夕朔風緊,大雪紛如埃。瓊英滿郊坰,照地清光來。
放步出東郭,縱望開我懷。踟躇上垂虹,恍惚登瑤台。
孤塔聳雲表,危機臨水隈。群鴉競亂飛,入暮林未歸。
噪寒啞不聲,拍翅重徘徊。緬懷釣雪人,一去今未回。
亭空逼寒氣,橋橫餘莓苔。淼淼松江流,咽塞久不開。
甯關節寒沍,萑蒲成阜堆。憶昔承平時,風雅多雄恢。
鬥大松陵城,而有天下才。此間足勝遊,清酒時一杯。
雪擁雪灘叟,釣雪盈瓊瑰。于時良不遠,興衰遽遞催。
遺獻半滄喪,一白無根荄。臨風發浩漢,悲壯聲如雷。


《分湖遊兩首次韻和巢南》
 柳亞子
越角吳根一棹秋,鐵崖去後我來遊。豪情不似人間世,上客還勞江畔讴。
文酒疏狂吾輩在,湖山姓氏幾家留。依然南陸庵前過,吊古傷今讵自由。
寒雨蕭蕭水國秋,最難忘是此清遊。曉風殘月侬家舫,鐵闆銅琶異代讴。
無主霸才又落寞,有靈詞客費淹留。當筵忽動離群感,惜少峥嵘幾子由。

CopyRight©2017 中國吳江旅遊網 建議使用IE6.0以上版本 All Rights Reserved

主辦單位:蘇州市吳江區旅遊服務中心  備案序号:蘇ICP備16049533号-1